“千年一人”鄧石如

發布日期:2020-06-08 11:36 來源:本站 閱讀次數:

      鄧石如(1743-1805),安徽懷寧人,原名琰,字石如,因避嘉慶諱,以字為名,自號頑伯、完白山人、笈游道人、古浣子。清代著名書法家、篆刻家。清代書法金石學家和文壇泰斗、經學宿儒,鄧派的創始人。曾國藩、康有為稱之為“千年來之集大成者”、“千年一人”。鄧石如一生作品雖多,但是流傳下來的已是鳳毛麟角,存世的僅有《完白山人篆刻偶成》、《完白山人印譜》、《鄧石如印存》等。

  鄧石如出生于寒門,祖、父均酷愛書畫,皆以布衣終老窮廬。鄧石如9歲時讀過一年書,停學后采樵、賣餅餌糊口;17歲時就開始了靠寫字、刻印謀生的藝術生涯,一生社會地位低下;30歲左右時,在安徽壽縣結識了壽春書院的主講梁巘,又經梁巘介紹至江寧,成為舉人梅镠的座上客。鄧石如在江寧大收藏家梅镠處8年,“每日昧爽起,研墨盈盤,至夜分盡墨,寒暑不輟”,不久得到曹文埴、金輔之等人的推獎,書名大振。乾隆五十五年(1790),乾隆皇帝80壽辰之際,戶部尚書曹文六月入京都,邀其同往。進京后,鄧石如以書法響譽書壇。乾隆五十六年(1791),在兩湖總督畢沅處做了3年幕僚,張惠言、包世臣都曾向他學習書法。

  鄧石如是清代第一位全面實踐和體現碑學主張的書法家,在確立和完善碑派書法的技法和審美取向方面,有開宗立派的意義。他在篆、隸、楷三種書體及篆刻藝術領域的探索與成就,不僅在當時有引領風氣的作用,并且對明清以來碑派書法和篆刻藝術的發展,產生了深遠的影響。鄧石如的隸書厚重堅實,遒勁豪放,用筆鋪毫直行,裹鋒而轉,結字重心上移,下部舒展,氣勢開張縱逸,獨領漢隸精髓。篆書方面,鄧石如汲取漢碑額篆書中婉轉飄動的意趣,略滲隸書筆法,重視線條的節奏感和流動性,用筆靈活穩健,骨力堅韌,中年飄逸舒展,晚年勢猛氣沉,其篆書名動一時,超然脫俗,卓而不群。鄧石如的楷書并未從唐楷入手,而是直接取法北朝碑刻,點畫豐滿,用筆堅決,方折峻挺,收筆出鋒,結字茂密緊實,重心穩定。人評之為“四體皆精,國朝第一”。

  鄧石如一生不仕,以一介草野的身份杖履四方,云游交友,喜與當時的名流程瑤田、劉墉、金榜、張惠言、羅聘、曹文植、畢沅、包世臣等交往,相互之間切蹉書法,談詩論藝,并常有書畫印信互相饋贈。雖然如此,鄧石如始終堅持不謀仕途,不慕榮華,同時做到群而不黨,從而不流,在性格追求和氣度品味上,與當時的達官顯貴和雅士文人還是很有區別的。他曾刻了一枚“胸有方心,身無媚骨”的印章,以表達他那光明磊落的心胸,顯示出他那“人如頑石,一塵不染”的崇高品格。也正是因為如此,鄧石如才敢于以無所畏懼和百折不回的氣概,沖向當時書壇披靡之風,堅定地走著自己既定的道路;也正是因為如此,他才甘于寂寞,面壁書藝,終成大器。

  二百多年來,鄧石如作為一代宗師,千古一人,一直深深影響著中國的書壇和印壇,在他的直接影響下,一大批人成為中國書壇的名家,其中有包世臣、李兆洛、趙之謙、吳大澄、康有為、吳昌碩、黃牧甫以及鄧石如之子鄧傳密等。鄧石如不僅在國內,而且在朝鮮、日本等地的影響也是相當廣泛而深刻的。清道光年間,朝鮮金酉堂、金阮堂父子以及國相洪澹園,為了表達對鄧石如的崇敬之情,與鄧石如之子鄧傳密結下了忘年之交。日本學者藤塚鄰先生撰文對鄧石如予以高度評價。二十世紀的中外學者、專家,對鄧石如更是推崇備至,大量研究專著不斷問世,海外地區如日本、東南亞以及歐美各地掀起了學習鄧石如的熱潮,來訪者絡繹不絕。

四川快乐12直三遗漏